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宁颉的博客

     用心看世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路走来--我的西藏行(9)  

2008-03-22 20:33:52|  分类: 西藏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那曲-安多-唐古拉山口-昆仑山口-格尔木-茶卡盐湖-青海湖-南京

  

  话说从那曲出来,已经快中午了,该死的限速仍然很让人郁闷,干脆睡一觉再说。
  

 

  爷俩睡觉,俺和丫头抓紧时间做饭,等他们一觉醒来,饭也正好。吃饭的时候,过往的车辆都对俺们行注目礼,好在不是第一次,见怪不怪了。

  

 

  睡醒了,吃饱了,喝足了、抽够了,没有超速的压力,走在这样的路面上,那是相当相当惬意的。

  

 

  安多,是出西藏的最后一个城镇,海拔4500米,藏语意为“尾部或下部”。安多在高原山川的包围中,唐古拉山主脉为脊,无数大小山峰逶迤连绵,高低起伏,由西向东还有唐古拉山和可可西里山。幅员广大,地形复杂,草原辽阔,河湖众多,冰川纵横,气候独特,蕴藏着极为丰富的自然资源,是全国最大的自然资源处女地。网上搜索的资料显示,安多草原是藏北四大草原之一,草原面积占藏北草原的二分之一还多,可利用草原面积4.5万平方公里,主要植物是矮蒿草、小蒿草等。传说牧草的营养成份极为丰富,具有三高一低的特点。(三高一低即蛋白质高,脂肪高,无氮浸出物高和纤维低。)哈哈哈,谁也不知道真假。

  

 

  安多地处国家级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和羌塘自然保护区的腹心地带,据说是大量野生动物的栖息地,有野牦牛、野驴、藏羚羊、黄羊、岩羊、雪豹、雪鸡等野生动物,种类齐全、数量众多。但我们疾驶而过,路边远远见到的好象大多是牦牛和分不清种类的羊群。
  

 

  有历史记载,安多曾是西藏腹心地区的门户,是那曲至青海格尔木之间唯一的县城,当然也是西藏进入青海,青海进入西藏人来车往最为集中的地方。相传当年许多从青海入境的外国传教士与探险家,大多在这一带就被西藏派来的人马驱逐出境。出拉萨后的几天里,在那木措连喝的水都是我们车上自备,洗澡那是天方夜谭了。到那曲又因赛马节没能住上有热水供应的宾馆饭店,考虑到从安多至格尔木还有几百里的荒漠路程,我们决定在安多这个“繁华”的城镇好好休整一下,尤其想洗掉几天来的灰尘和疲惫。然出乎意料的是,我们找遍了整个街道,脏乱差暂且不说,居然没有找到一家可以提供热水洗澡的宾馆饭店。最后不得不放弃住下来的想法,继续赶路。

  

 

  安多前行约90公里,便是著名的唐古拉山口。唐古拉山藏语意为“高原上的山”,海拔5231米,是青海和西藏的自然分界线,青藏线的最高点。

  

 

  虽然唐古拉山这一段是青藏线海拔最高的地方,但山脉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险峻,而是很柔和。因为山上的植被覆盖很严密,没有被破坏,有些地方从远看就像人的皮肤那么细腻,有如童话般的景致,但远处的雪山和寒风又会提醒,这是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原。

  

 

  远处的雪峰,天上抬手可摘的白云与和缓艳丽的高原夕阳一起嬉戏着,调弄出一幅幅充满诱惑、妩媚千转的图景。可我们到达山口时,已是下午七点多了,后面的路还很长,只能义无反顾地疾驶前行。

  

 

  唐古拉山口天气极不稳定,由于终年风雪交加,号称“风雪仓库”。形成了这一带的冻土地带,由于气温长期处于冰点以下,泥土层的水分长年结冰,令路面很容易破损,坑坑洼洼的路面看上去似扭曲了一样,因此走在这段路上的时候要做好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的准备。我当时就差点出事,因为青藏线路况太好,很容易犯困,我主动要求替换老公开一段,就在老公呼噜声起时,遇上一段“怪”路,我来不及刹车,车被颠得差点飞出去,老公被颠得猛地坐起来,下意识地帮我扶住了方向盘。天哪,好险!

  

 

  老公经常笑话我的无知,我总是不服气,反讥他为“老农民”,这回我却又在“老农民”面前出洋相了。我一直误将通天河和沱沱河混为一条河,以为通天河是沱沱河的俗称,直到见到这块牌,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又输了。

  

 

  小子他老爸年轻当兵时,守护过通天河,现年事已高不能故地重游,这次特意交待儿子,一定要带点通天河的河水回去。所以,从唐古拉山口下来,小子就嚷着,过通天河的时候一定要是白天。而我们到达通天河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,天下着雨,什么也看不见,只听到远处有犬吠声,GPS地图显示,这里是一个工卡区,我们没有其他选择,再一次当了“团长”。第二天醒来惊奇发现,这一段路竟然青藏铁路与109国道紧紧相随。

  

 

  通天河折西约60公里就是沱沱河了。我们打小上地理课就知道,沱沱河是长江的源头,起源于唐古拉山脉主峰格拉丹冬的西南侧姜根迪如雪山的冰川。据说这里有庞大的雪山群,海拔六千米以上的雪峰共有二十座,永久雪线高达五千八百米,群峰上有四十条现代冰川和许多冰斗。想象中,沱沱河应该是汹涌澎湃、气势磅礴、蔚为壮观。

  

 

  而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沱沱河竟是如此景象:开阔的河面上,满布砂砾,河水时分时合,有如辫状,散散乱乱地流淌在荒滩野谷上。

  

  

  有远处那从天飞过的青藏铁路桥,会顿时勾起人们儿时的记忆--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。

  

 

  从唐古拉山口至昆仑山口近500公里的路段,沿途都是平缓起伏的低山和丘陵,如果不是因为缺氧,明显感觉车子动力不足,你甚至会忘记自己一直行走在著名的青藏高原上,而实际上,路边的任意一个小土包,高度都在4500米以上。所以,西行选择青藏进的人们,一般到这一段便开始出现高反症状。

  

 

  与川藏线上的崇山峻岭、峡谷河川截然不同的是,青藏线除了个别地段,几乎是一条直线到达天边的路段,所以有人夸张地说,闭上眼睛开车也能走出几十公里。

  

 
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地段起伏平缓,这一段青藏铁路总是若即若离于左右。从上午九点多到中午十二点不到三小时的时间,迎面就见四列火车呼啸而过。我问老公:一列火车大概装多少人。老公答:大概一千左右。这让我突然明白,参观布宫为什么限制了人数还要限制时间了。

  

 

  在《中国国家地理》上看过青藏铁路的图片,很是壮观,也很想拍下这样的镜头,可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角度,后来才发现,铁路和公路不光是相距甚远,而且铁路一直比公路高,能拍成这样俺已经尽力了。

  

 

  如果我们所在的位置有一定的高度,这张图片的效果不至于此。

  

 

  过了沱沱河,一直伴着昆仑山脉前行,路面也越来越好,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昆仑山口。

   

 

   昆仑山口,正好是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最东面分界线。虽然可可西里自然景观独特,素有青藏高原“动物王国”的美誉。然而,众所周知,这里是中国仅有的真正的荒野,即有生命,但无人类永久居住的地方。我们无意久留,下车拍了几张PP,算是到此一游,天黑前,我们要赶往格尔木。

  

 

  过昆仑山口,海拔慢慢下降,随着空气中氧含量的增多,车子的动力有明显改善。远处苍凉的大山和路边的格尔木河一路相伴,连绵的昆仑山和土褐色的荒漠构成一片出尘的风景。

  

 

  纳闷的是,越往格尔木方向越荒凉,风沙越大。路边除了偶尔见到的电线杆外,没有任何建筑物,更不要说人畜了。小子说,不知道玄武DX曾经一人一车是怎么走过来的,寂寞得让人害怕,有种想哭的感觉。

  

 

  离开拉萨已经四天没洗澡了,虽然气温并不高,但对于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来说,已经是极限了。可小子说,他一同事的老家就在格尔木,那可是个严重缺水的地方,想洗澡,做梦吧!正郁闷中,来到了离格尔木市区大概10公里处的收费站,以收费站为界,两头的风景简直是两重天,往市区方向路两旁的植物让你不得不承认,人定能胜天!

  

 

  进入市区后的第一个红绿灯处,迎接我们的竟然是这样一个花团簇拥的环岛,简直让人不可思议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格尔木的繁华能与内地任意一个现代化大都市媲美,晚上的大排档也绝对和“天府之国”的成都有一拚。后来才知道,对格尔木的惊讶,源于我们的无知。格尔木是蒙古语,意思是“河流密集的地方”。难怪走在大街上,清澈的溪水四通八达,我们还误以为这些水取自地下,小子还发表感慨说,格尔木现任政府官员干的是一件缺德事,提前预支了子孙后代的资源。殊不知,格尔木是一颗生长在昆仑山下、柴达木盆地上的长青树,堪称荒漠上的一颗耀眼明珠。

  

 

  格尔木到青海湖有近800公里的路程,我们决定中途不再停留,准备夜露青海湖。所以,第二天早上起来,直奔自由市场,买了黄瓜、西红杮、青菜、蘑菇、鸡蛋、鲜瘦肉、各种熟食等足够吃两天的食物,回到宾馆将所有需要清洗的食物洗净,用保鲜盒装好,一切准备就绪差不多11点才出发。出城没多远,就遇到这一壮观场面。

  

 

  羊儿们一点也不惊慌,憨态可掬地走在大马路上,煞是可爱!

  

 

  格尔木出来后的近300公里,基本都是荒芜人烟的戈壁滩,更多呈现给人们的,是青藏高原特有的苍凉质感。据说歌手郑均当年拍摄《回到拉萨》MTV途经这段路时,曾充满敬畏地感叹道:“这不该是地球所该拥有的景色……”。

  

 

  传说如果运气好,可在这戈壁滩上观赏到柴达木盆地奇景--海市蜃楼、戈壁冲天旋风和沙丘丛林。说实话,当时是既盼着出现奇迹,又害怕出现奇迹。盼,是因为难得的奇景;怕,是因为不敢想象后果,四个人心照不宣的一路无语,直到遇上了它。

  

 

  青藏线的景观本就单调,到了这一段更是乏味,无聊到连话都不想说,闷头赶路。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来到茶卡镇,著名的茶卡盐湖离109国道只有4公里,决定绕道去看看。

  

 

  “地处柴达木盆地东部乌兰县茶卡镇的茶卡盐湖,以盛产"青盐"而著称于世,盐湖东西长15公里,南北宽9.2公里,面积105平方公里,盐层平均4米,储量4.5亿多吨。”在小导游象背台词一样给我们介绍盐湖基本情况的同时,我们已经站到了湖边。

  

 

  刚刚站定,一列“火车”从湖面驶来,小导游说,那一个斗就是一吨盐,茶卡盐湖平均一天产盐2500多吨,咋一听没什么概念,仔细一算吓一跳,怪不得门口盐堆得跟小山一样。

  

 

  茶卡是蒙古语“盐海”的意思。茶卡盐湖是柴达木盆地四大盐湖中最小的一个,但是开发最早的一个,已有两千多年的开采史,具有易开采、食用价值高的特点。人们只需挖开表面盐层,就可以从下面捞取天然的结晶盐,开采过的卤水几年后又重新结晶成盐层,真可谓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。

  

 

  在阳光的照射下,浩瀚的湖面如同巨大的镜面,折射出银白色的光芒,刺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。我们小心翼翼地想往湖心走,但感觉脚下越来越软,越来越湿,踩出的脚印也越来越深,在小导游的一再劝阻下,我们放弃了继续探求的欲望。

  

 

  从盐湖出来,太阳已经西斜,路旁的山体呈现出一种妙不可言的褐色。

  

 

  正商量着是不是就地安营扎寨,却发现已到青海湖了。哈哈哈,黑暗中没什么方向感,看到路边有一个牌楼(忘了叫什么,当时天黑没想着拍下来),顾不了那么多将车开了进去,进去没多远设了一道卡,但没人值班,估计是下班了,我们畅通无阻地开到湖边。简单地做了晚饭,湖边温度特低,吃过饭没敢多呆就睡了。第二天早上朦朦胧胧听到鸟鸣,睁开眼,哇。。。

  

 

  老公说,丫头是日出克星,只要有丫头在就甭想看日出,这一路走来,也确实没看过日出。所以,当一轮红日浮出水面时,我因为没有一点思想准备而懵了。关健时候,总是老公反应快,他看我呆若木鸡的样子,猛地推了我一把:快拿相机!等俺慌慌张张地架好相机,太阳早已跃出水面。

  

 

  拍完日出近7点,头天晚上摸黑进来,逃掉了门票,趁着早上还没上班,赶紧逃出去。于是收拾好东西,直奔鸟岛。

   

 

  20几公里的环湖路,路况极好,很快就到鸟岛,大门没开,停车场空无一车,我们以为又可以逃掉门票,径直往里走,进门大概100米的距离,被早起的工作人员拦下了。这时陆陆续续来了几辆车,近20号人,奇怪的是,工作人员劝我们没必要进去,说岛上只剩一种鸟。正犹豫中,游客中有一西安人,他来过几次了,这次又是陪朋友而来,他说,这个季节鸟岛确实不值一看。确认没有被工作人员忽悠,一群人作鸟兽散。

  

 

  出了鸟岛,一时不知往哪去,老公很不甘心,一心要将车开到湖边。可自从游牧民族一改过去的放牧生活而逐渐定居下来后,草原大都被一家一户的牧民用铁丝网了起来,就和内地的包产到户一样,外人是进不去的。

  

 

  有人说,老公一脸福相,关键时刻就有贵人相助。绕着环湖路漫无目的走着的时候,路旁一帐篷引起了老公的注意。

  

 

  帐篷里住着的应该是一家三代人,但都不懂汉语,口语加手语地比划了半天,他们总算明白了我们的意思。当我们主动提出交点费用作为对压坏牧草的补偿时,他们伸出了一个指头,我们面面相觑,不明白这一个指头代表的是一百还是一千。可等明白过来时,惊喜之余,更多的是被感动。因为,我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最后以一辆车交10块钱谈成了这笔交易,藏族兄弟让我们将车开进了他们的“家”。

  

 

  占了便宜的我们,一心想要回报,当即给了小孩一些糖果和文具,但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,直接给钱又怕他们误会,老公想了个办法,向他们买点吃的,可他们除了草原上活蹦乱跳的羊群,啥也没有。语言不通,沟通很费劲,我们干脆自己到帐篷里去找,最后终于被我们找到了一样东西--藏民自己做的酸奶。要了一大杯,付款的时候,他们很腼腆地看着我们,不知道该收多少钱,这时我们才发现,他们对金钱似乎没什么概念。

  

 

  20块钱买一杯酸奶,原本不是用来喝的,是否卫生暂且不说,那股味就能将你熏出去好远。但童心未泯的老公还是好奇地尝了一口,而这一尝竟然尝出了人间美味,那酸甜细滑的口感绕舌三日而不退。被酸奶勾起了食欲,爷俩的酒虫也被勾了出来,这不,你一杯我一杯,只三、二个回合,一瓶二锅头就见底了。

  

 

  吃饱喝足了,躲帐篷里睡觉。帐外阳光灿烂,海风拂面,帐内冷暖相宜,舒适有加。那享受是醉人的、极乐的。。。。。。

   

 

  一觉睡到太阳西斜,伸着懒腰出帐篷,度着闲步看风景。。。

  

 

  湖水是咸的,冰凉彻骨,湖面是阔的,无边无际。。。

  

 

  有人说,“青海湖”仅看着这几个字,听其读音就有一种美感享受。“青”,靓蓝色也,神秘也,静谧也;“海”与“湖”,都使人联想到水,而且是大量的、浩瀚的、变化无穷的。。。

  

 

  它的气势之磅礴,以致于它所处的这个省份,都要以这个湖泊的名字来命名。青海,青海,名副其实的青海!!!

  

 

  只可惜它的大气,却很难用简单的镜头表现出来。。。

  

 

  有时候我真觉得相机只是一个苍白而无用的昂贵装饰物。。。

  

 

  在自然的神功之前我们彻头彻尾地折服了。。。

  

 

  难怪王洛宾在青海湖边生活采风多年,终究涅磐成为情歌王子,若没有这燃情的环境,滋润他那多情的心扉,岂能留下那么多风情万种、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?

  

 

  面对碧蓝青绿、涟漪绵绵、变化万千的湖水,愰惚听到了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漫天飘荡。。。

  

 

  青海湖,青色的湖,蓝色的海,你梦幻般的魅力,博大精深的胸怀,将如刀刻般深深印在我们的脑海里。三年、五年、若干年,我们一定会再一次来拥抱你!

  

 

  

  

  西藏行到此结束,后面的行程乏善可陈,闷头赶了两天路,于8月19日晚,平安回到南京,历时整整30天。

      谢谢各位观看,请多批评指正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6)| 评论(29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